相关文章

重庆300棵行道树被“腰斩” 居民:没留一片树叶

  这几天,火辣辣的阳光照在重庆的大地上,于是,城市里那一排排郁郁葱葱的行道树便成为了行走在街头巷尾的市民向往的清凉之所。但巴南区青华路一带的居民却发现,他们难有这一份清凉——包括主干道边栽种了20多年的行道树在内的共300棵行道树,齐齐被“腰斩”!大家搞不明白,好好的绿树,为啥非得在夏天被弄成这样。

  不解 大树修枝为啥修成光杆杆

  青华路位于鱼洞街道广益街社区,公路一侧是大江厂等几个厂的家属区。纵横交错的主次干道之间分布着几十栋居民楼,居住着2万多户居民。街道之间曾经是绿意盎然,清凉阵阵。但这几天,附近的行道树突然成了“光杆司令”。

  周女士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大江厂家属区一带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还有一部分居民楼是2002年左右建成的,街边的树木基本上都是那时栽种的,算起来,这些树的树龄少则十几年,多则二十几年,差不多都是大树了。

  “夏天的时候走在树荫下,基本上晒不到太阳。老年人走出楼栋,也喜欢到树荫下乘凉。”周女士说,夏天的树荫对于老居民区的街坊们来说不只是遮阳的功能,更是一种情结。然而就在几天前,有工人开始“修枝剪叶”。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些树的树干被剪得光秃秃的,有的甚至没留下一片树叶。

  昨天中午,记者赶到现场,远远地就看见被“修枝”的树木(刺桐、小叶榕)和未被修枝的树木形成鲜明对比。未被修剪过的树木,郁郁葱葱,树荫下依然是一片清凉;修剪过的树木旁边阳光刺眼。而那些被修剪下来的枝叶、树桩,则占据了人行道的部分区域。“好好的树,不晓得为啥要剪成这样。”一位居民对此颇为不解。他告诉记者,其实对于普通的修枝,大家都理解,路边的行道树太茂盛了,遮住了路灯、电缆或街边商店的广告牌,存在一定安全隐患,但为什么非得夏天来修枝,而且还要剪得光秃秃的?

  伤心 黄桷兰被“砍”老居民哭了

  而对于大江厂家属区的居民来说,此番“修枝剪叶”,“剪”去的不仅是一片阴凉,更是一份感情。“其实在修枝剪叶的第一天,楼上楼下就闹翻天了,好多人都不同意!”刘先生于2002年搬到大江厂家属区时才刚刚大学毕业,在这里一住就是十多年,对这一带的树木比较有感情,“特别是夏天,白天行走在树荫下,傍晚到街边散步纳凉,一草一木都是感情。”

  96岁的季婆婆守着被砍断的枝干无可奈何地说,十几米高的重阳木,变成了三五米高的光杆杆;小叶榕没留下一星半点的树叶,只剩下枝丫;有的泡桐树甚至因为修枝被垂直撕裂。

  居民们还称,这次修枝剪叶甚至连大江厂家属区花园中间的一棵10米高的黄桷兰也没逃脱,这棵黄桷兰还是大江厂上世纪90年代家属区搬迁时栽种的,没想到也被拦腰砍断。“简直是在砍树!”居民们说,为了这棵黄桷兰,一位老居民还哭了一场。

  不过,也有一些居民赞同修枝,他们认为“一楼被遮得严严实实,连路灯都看不见了”。

  社区回应

  修枝为解决安全隐患,已暂停

  鱼洞街道广益街社区书记易朝伦说,大江厂家属区一带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从那时起,栽种的树木就没修剪过,如今已遮天蔽日。

  “树木长得太茂盛,夏季存在一定安全隐患。”易朝伦说,前不久,该家属区内就出现过树枝被刮断砸到车辆的情况,也有住在低层的居民反映蚊虫多,影响到空调使用,所以社区下达文件进行告知后,决定对三江街、广益街、江丰街的2000株行道树修枝剪叶。修枝有严格的规定,要求对树干保留5-7米,原则上泡桐树、重阳木保留树干;小叶榕保留主要枝干;黄葛树、黄桷兰不进行修枝。但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施工队存在着简单粗暴的问题。比如居民反映的黄桷兰,在施工过程中,为省时省力,保留树干部分过少。修枝剪叶工作昨天已暂停,被修剪的树木约300棵。

  据鱼洞街道环卫所张所长介绍,此次修枝剪叶,施工方是通过招投标承接项目的。

  专家说法

  一味将树木修成光杆杆不合理

  一方面是夏日阴凉,一方面是安全隐患。修枝剪叶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

  “通常来说,一味地将树木修剪成光杆杆确实不合理。”南山植物园科研科科长鞠先生表示,修枝一般有三个目的:让植物生长更壮实;减少病虫害;让植株形态更漂亮。一般而言,春夏两季给植物修枝并无大问题,其中,夏季暴风、骤雨多,再加上新长的枝条更易碎、易断,更多可能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

  在看过现场照片后,鞠先生表示,刺桐树比较脆,是速生树种,修剪得更矮一些,能让其更加茂密。重阳木虽然也是速生树种,但修剪成光杆杆还是欠考虑,当然,如果有高压线等电力原因除外。记者了解到,根据《电力法》有关规定,高压线下树木一般不能超过3米,如果超过就必须砍掉,以免阻碍高压线路安全传输。“不过,考虑到居民、行人的遮阳需要,建议可以选择在秋季。”鞠先生说。本版文/本报记者 顾晓娟